關於部落格
  • 76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號通」:亂點鴛鴦譜

 

ChinaByte   / 劉溟

 

資訊產業部上周宣佈,「一號通」業務列入固網運營商的一項智慧網業務,同時,在廣東,鐵通已經進入這一領域。鐵通集團北京分公司的「一號通」業務也已經面向個人用戶開放。 「一號通」按照“正規”的說法是指在固網上開通一個個人虛擬號碼(一般是13位),用戶可以把自己所有電話(包括手機、固話、小靈通等)號碼統一到該號碼中,根據實際情況,任意選擇一種方式接聽。由於該號碼前三位為“700”,因此又稱為700業務。 也就是說,用戶親朋只需直接撥打此號碼,智慧網即可將其依次接到用戶設置的指定電話或手機之中,如果第1個號碼無應答,智慧網平台就會自動轉接到第2個、第3個號碼上去。 據說,除上述類似“呼叫轉移”功能之外,還可以用「一號通」平台,向用戶提供傳真存儲轉發和語音信箱等業務。信產部規定,「一號通」應按照現行普通呼叫轉移的結算方式執行,即根據實際通話過程中發生的通話類型資費標準結算。 不過,從語法角度講,「一號通」還有個令人很不爽的解釋,那就是雖然有多個號碼可以捆綁進來,但是卻只有一個電話號碼可以通話。 常看到廣告宣傳單上會很卑鄙的有一行或幾行小字部分,不知道鐵通的宣傳單上有沒有,如果沒有,筆者建議至少要加上一句──公司享有解釋權,省得以後被用戶告上法庭。 如果加上這一句,鐵通就可以至少自我感覺理直氣壯的對他的一號通用戶解釋說,我們的「一號通」本來就是說只有一個號碼可以打通的。 之所以這麼提醒鐵通,是因為前一段看到的所謂“欺詐案”,這個案子的被告是一個旅遊代理公司,該公司在宣傳中稱加入他們的會員俱樂部可以享受到每年全世界100多個國家的旅行服務,在他們提供的旅遊目的地名單中,100多個的數量是沒有錯的,但是他的會員發現這些國家裏,竟然很多都是和中國沒有簽訂旅行目的地協定的國家,也就是說,這些地方你是根本沒有辦法去的。 在法律限定下,這種方式類似於告訴消費者你加入會員後,可以享受到銀河系各個星球旅行一樣。因此,他的會員以“欺詐”把這個公司告上了法院。 一號通的運營,最直接的要求就是各個運營商之間真正實現互聯互通,可是我們現在看到的不光是強勢運營商(如網通、電信)的員工在砍弱勢運營商(如鐵通、聯通)的光纜,鐵通們也沒有放過砍電信們光纜的機會。 然而,對於這種大家互相砍的做法,我們的互聯互通監管部門所作的仍然是制定法規,然後把它掛起來。互聯互通是作為法規出現的,但是違背它的代價僅僅是春風化雨般的批評和少的可以看不見的一點罰款,而這點點的懲罰,還伴隨著眾多的藉口。 對互聯互通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卻准許了這樣一個要求以互聯互通為基礎的「一號通」業務,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亂點鴛鴦譜。 當然,或許我們的監管者是這樣考慮的,鴛鴦是可以下蛋的,鴛鴦如果能孵化的好,也是可以變成鴛鴦的。現在的互聯互通狀態或許還不足以孵出「一號通」這樣的鴛鴦,但是「一號通」如果是鴛鴦的話,倒沒准可以生下“互聯互通”這樣的鴛鴦蛋。 如果真是這樣,「一號通」還沒准真成了中國互聯互通的“救世主”。當然了,這還涉及到農科院專家的研究領域,我們就不便多說了。 不過,一位“專家”倒不這麼看,他講:互聯互通根本不成問題。如果是「一號通」把來話轉接到手機上,移動運營商如果不給接的話,來話將會自動轉到下一個號碼,他原本可以賺到手的通話費就拱手讓人了,所以移動必然會接通手機。 如果是用戶用手機打「一號通」,移動就更會配合,雖然他不知道用戶究竟會用哪個電話接聽,但這份呼出電話的錢還是先賺到為妙。因此闞教授認為,無論從那種情況分析,移動運營商雖然對「一號通」心懷不滿,但不應該在互聯互通上進行阻攔。 我不知道這位專家是怎麼評價我們中國移動和聯通、電信、網通眾多決策人的智商的,在我看來,估計這位教授給那些人的智商打分的話,不會超過70。起碼,專家認為這些人是那種會為了芝麻丟西瓜的人。作為強勢運營商,面對弱勢運營商企圖利用自己的網路來開發客戶,正常人會怎麼做?連互相通個電話都要砍光纜的事情都能做出來,還能期待這些人幹出什麼事情來? 有記者調查發現,鐵通一號通在半年多的試運營中,新發展的客戶竟不足3000人。這從一方面反映了消費者對鐵通和互聯互通的認識。 作為電信企業中的弱小者,推出這樣的要依賴互聯互通暢通的業務,風險藏在什麼地方是很難想象的,但是互聯互通這樣明擺著風險,奉勸鐵通還是小心為好,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在宣傳單上加一句:本公司享有全部解釋權。 【文稿來源:ChinaByte授權,武陵客代理】

資料來源 摘自: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

資料來源 :1758網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