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4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打造恆春有機半島

時報周刊   / 報導/吳嵩浩 攝影/焦正德

有機半島的夢想正由一群有心的農民實現著。
「這個蔬菜是有機的嗎?」這句話已慢慢取代家庭主婦購買蔬果時價格導向的習慣,然而要供應全國有機蔬果到貨量並非容易的事。恆春有一群人,為了將恆春半島建設為「有機半島」,長期拒絕化學肥料誘惑,以高成本、高勞力的方式種植有機蔬果,為自己的前途與將台灣建設為無毒家園的理想堅持著。 目前全省有機農業面積有二千一百七十一公頃,這樣的數量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二年前,為了增加恆春半島精緻農業競爭力,恆春半島動員官方、民間、農會力量推動「恆春有機半島」長期農業計畫,配合休閒觀光,讓「有機恆春」成為國內外注目的焦點。 這個計畫包括了恆春、滿州、車城、枋山四大農會的六個鄉鎮,他們共同宣誓,要在恆春地區結合環保、健康、休閒的理念,營造恆春半島為有機無農藥半島;讓前來恆春地區休憩的旅客都可以吃到最健康無污染的食材,成為台灣農業轉型新契機,並提升面對國際農產品傾銷的競爭力。 如今第一批有機半島英雄已出爐,他們雖在過程中受到許多誘惑與考驗,但對有機農業的堅持與理想,卻讓他們闖出一片天。他們的故事雖然平實,但那種為自然農業的奉獻卻很感人。健康的農產品,讓他們逐漸享受到辛苦後的果實,「有機半島」的夢也一步步地實現中。
張國興20多年前就堅持有機耕種理念。
張國興三十年不用化肥 「台灣一年使用化學肥料一百二十萬噸以上,農藥一萬噸以上,實在有夠『毒』、有夠可怕;但我的農場二十多年沒有用化學肥料,雖然一開始大家都不懂我在堅持什麼,但當時的農委會主委余玉賢一句『我相信你一定是對的』,讓我更有信心繼續堅持下去。現在農場不但是有機農業基地,還結合觀光資源,讓全世界遊客都知道『有機半島』的健康與美麗。」 住在恆春鎮山腳里的張國興,早在二十年前,就發現有機農業的市場廣大;再加上自己對自然生態與保育的理念,在民國八十一年,成立國內第一座結合生態農業、環保教育、資源復育的生態農場,是國內早期有機農業的推動者。 「從前所有的農民都朝大量生產的目標前進;化學肥料、農藥的使用,雖然為他們帶來財富,但卻耗盡天然資源。那時我就開始推動拒絕化學肥料與農藥的工作。」張國興說。 如今坐在自己農場內,望著四十八公頃曾被過度開發利用的土地,不但農作物生產良好,四周的生態復育也頗有成績;帶來的不但是綠油油的景觀,同時也讓生態農場的觀光價值倍增。張國興開心地說,「人類生命可以靠繁衍而延續,但土地資源會因為長期使用而枯竭。早期我就是因為這個理念使用有機栽培,現在農場已小有成就,甚至結合觀光資源,讓有機農業的發展能開拓更多商機。」
尤志誠說,有機栽種前二年真的很辛苦,而且多是賠錢在種。
尤志誠三年有成積財富 有別於張國興所建立的有機生態農場,目前有機洋蔥即將收成的恆春農民尤志誠,則是將有機農業量產化的另一例子。站在有機洋蔥田裡,尤志誠大喊:「我不只讓消費者吃我的洋蔥能夠安心,站在我的田裡更不怕有農藥污染,這不是很好嗎?」 三十多歲的尤志誠,曾經在保七、墾管處等單位服務,父親務農出身。多年前回到農田中幫忙,就開始不斷思考如何讓自己的農作更有特色。他將數十甲的農地,包括洋蔥、南瓜、水稻等作物,改用有機方式耕種;再加上自己對有機肥料的研究,這些農作以高於市價二倍的價錢出售,還能被一掃而空,因此為自己逐漸累積財富。 「其實三年前在耕作有機產品時,根本都是虧錢在做。經過二年的土地復育以及自己對有機肥料的研究,去年第一次收成的南瓜一推出,不但產品品質好,掛上有機的招牌還能增加將近一倍的收入,終於嘗到甜頭。」他這麼說。 尤志誠還說,「開疆闢土的工作本來就比較辛苦,還好消費者的健康導向觀念快速成熟,政府與當地農會也願意提供資源。今年有機洋蔥快要採收了,目前栽培狀況奇佳,一定會有好的收成;這同時也證實,恆春朝有機半島前進的路,確實可行。」
受到病蟲害,經常是農民嘗試有機栽種,最後卻放棄的主要原因。
誘惑、成本與認證是有機殺手 雖然張國興與尤志誠的有機農作成果豐碩,但有機耕作的路卻是困難重重。要讓恆春半島農民都為「有機半島」理念努力,其中最大的三個問題就在誘惑、成本與認證制度。 尤志誠表示,很多早期經營有機耕種的朋友,在土地復育與有機技術還不成熟時,看到使用化學肥料種出來的產品,又多、又大、價格又好,最後終受不了誘惑,放棄有機栽培而走向回頭路;另外也有人因為受不了病蟲害,開始用農藥而放棄有機栽種方式。 他表示:「我體驗過那種掙扎,人總要吃飯,菜種不好就沒有收入,那是很痛苦的。但我也知道沒有堅持就不會成功,能像我咬緊牙關撐過來的沒有幾人,但都嘗到了那種成功的喜悅!」 此外,張國興還認為,有機肥料價格高,是農民不願接受有機耕作的主因。他指出,一包有機肥往往是化學肥料的五倍價格;要農民在嘗到有機栽種甜頭前,就花大錢購買肥料是很難的。而他在建設農場時也曾面臨這類成本問題,從前解決辦法都只有「忍」字,如今希望政府農業單位能推廣有機農業,協助農民度過這個高成本的難關。 尤志誠則說,現在自己已開發出很多可以自行生產的有機肥,成本比以前低廉許多;再加上日前農委會在屏東成立農業生技園區,更有成效的是,有機肥在近年將廣為生產,這些都是發展有機半島的利多因素。 除了上述二個問題外,有機產品認證制度也是一大爭議。尤志誠表示,今年恆春半島內耕作有機洋蔥的業者只有他一人,但在洋蔥還沒收成前,市場上就出現有機洋蔥,很明顯地,這些農產品並非以有機方式耕種。「這實在令人很痛心,知道有機產品價格高,卻不願採有機耕種,反而是以欺騙的方式來謀取不當的利潤,真是要不得的行為。」。
目前屏東4大鄉鎮已聯合推出有機標章,正式推廣有機半島理念。
配合觀光發展一舉數得 事實上,除了農民持續堅持他們的「有機半島」夢之外,還有一群正在為「有機半島」努力的農會行政人員;恆春鎮農會總幹事陳銀圳,就是另一位為「有機半島」打拚的幕後英雄。 陳銀圳說,農民面對WTO的衝擊,農業轉型工作勢在必行。屏東南部天然資源豐富,發展有機耕種不但能與外國農產品進行區隔,同時也能配合南台灣觀光發展。「想想看,全世界惟一的有機天堂在屏東,只要來屏東,吃的東西全都是有機產品,這對國外觀光客來說是多大的誘因啊。同時農民也不需擔心進口商品的競爭,甚至可以開發周邊觀光事業,是一舉數得的事。」 不過,想要讓整個恆春半島的農民都願意接受有機耕種,陳銀圳表示:「我可是說破了嘴,還好有些人己認同我們的理念。」他指出,那時在推廣有機農業時,和張國興、尤志誠一樣,被認為是腦袋有問題。 不過現在的農民看到近年來有機栽培的獲利那麼高,狀況逐漸從不理會農會的積極推廣,轉為農民自動詢問與加入。但有機栽培與土地復育時間約需五年,陳銀圳表示,期間還是有人受不了有機成本與蟲害困擾而放棄理想,甚至對推廣工作人員不諒解,但農會也只能盡力輔導,剩下的就只能靠農民自我堅持了。 他還表示,針對類似尤志誠等人對有機認證的質疑,目前有機半島聯盟已推出「有機半島」標章,讓所有經過檢驗的有機產品都能被明顯標示。未來希望能引進最新技術,讓消費者在最短時間內檢驗出產品是否為有機耕種;如果能再加上中央單位的經費與技術資源,就可以讓「有機半島」理想早日實現。
王永慶對於台塑有機肥的開發相當滿意。(王英豪/攝)
大老闆也愛有機 除了小農民對有機農產充滿興趣,就連日理萬機的企業大老闆,也從僅是解決自己3餐所需,乾脆自己種起菜自救;一直到投入有機產業,甚至尋找龐大商機。 企業界最重養生的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早就不太吃外頭餐廳,而是靠台塑樓頂上一畝菜園供應日常所需。起初以每個月5萬元代價請陽明山上的農民每天來種菜,後來便耗資百億投入廚餘轉換肥料業務;所開發出的第一批台塑有機肥,更是王永慶最得意的產品。許多投入有機產業的農民甚至說:「連王永慶都要加入有機產業了,證明我們的理與堅持是正確的。」 除了王永慶,永豐餘集團董事長何壽川更因為一場肝病,一頭栽進有機農業培育事業中。何壽川目前在宜蘭南澳山區裡有35公頃農地栽種有機作物,還在高雄九曲塘成立微生物研究室,研發以微生物取代化學肥料和農藥。目前永豐餘在大陸以契約簽定種植的有機田達數百公頃,營收超過億元,主要市場鎖定日本東京。永豐餘在台灣的有機菜園,還嘗試以天然方式少量飼養土雞,透過網路販售,讓「永豐餘土雞」成為網路搶手貨。 至於新光人壽旗下,位於花蓮與台東交界的兆豐農場,標榜的則是養生及自然取向。區內果樹全以有機肥料灌溉,還有餵食東部純淨牧草的乳牛,奶酪及鮮奶冰淇淋產品更成為新光人壽董事長吳東進的最愛。場內園工都笑著說,以後一定會有愈來愈多大老闆也會愛上這樣的環境,進而成立類似的單位;當然,消費者就有更多休閒娛樂的地方了。

資料來源 摘自: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

資料來源 :1758網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